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
姑苏区检察院“AB岗”助干警快速成长

【信息时间: 2014-7-3   阅读次数: 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】

      没有香烟提神,缺乏周公关照,接连灌下的咖啡仅能维持肢体的清醒,此时的我唯有紧盯办案区值班室监视器,随时等待召唤,肩章锃亮,眼圈发黑,这是我的第一张面孔——法警。
    在墙上比划着照片的位置,啪啦啪啦地敲击键盘,把同事们骑行太湖的文字和照片排版付印上墙。手边的便签还记录着本周待办事项:采访跨国电信诈骗案公诉人、至看守所了解嫌疑人生活经历、布置文化长廊的画架……这是我的第二张面孔——宣传干事。
    身为法警,我亲历肃贪反腐的全过程;身为宣传干事,我用文章记录着身边人身边事。
    刚进院时,以为只有办案才算真正做检察工作,作为协助办案的法警,哪怕只能递水开门,心中依然有隐隐的自豪。
    后来,按照我院的“AB岗”制度,在做好A岗法警工作的同时,我参与B岗宣传干事的工作,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案件,这才发现每个当事人背后都有故事,善与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“AB岗”为我这个检察新人打开了另一扇窗。
    2013年的一天下午,我跟着史姐去提审,顺便挖掘新闻线索。这是个涉案金额几百元的小案子,但罪名比较少见——非法组织卖血罪。史姐说,她办了20多年案子,基本没跟非法组织卖血罪打过交道,而那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年轻人贩卖的还是成分血——血小板。
    啥叫血小板?什么人买血小板?疑问不停地蹦出来,出于一个宣传干事的“好奇心”,我开始寻找答案。除了向网络寻求“帮助”,我还向血液中心负责人咨询了一个多小时。我了解到,对于血液病患来说,缺少血小板所造成的凝血障碍可能会危及生命,因此,他们的亲人不惜重金向“黄牛”购买。
    这期间,我曾到一家医院的无菌仓大楼实地调研。仓外坐着很多患者家属,我和他们聊了起来,从中也了解到“黄牛”活动的情况。我也找犯罪嫌疑人聊了聊,他说,一个病人为求血小板曾跪在他面前,他甚至觉得自己为延续病人生命尽了一份力,但,这能成为他逃避法律责任的借口么?案件调查在继续,我的思考也在不断深入。
    A岗与B岗,我的两张面孔,“A”十“B”让我成长加速,一个成熟的检察人,那正是我努力为自己雕刻的“第三张面孔”。(来源于《检察日报》2014年4月12日第04版)